王中王论坛平特肖
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當前位置:首頁>>宣傳動態>>宣教

守誠信是中華民族精神家園的最美花朵


講誠信,守信用是中華民族燦爛文明的重要成分,更是當今黨風政風民風的根本標志。中華民族是一個講誠信、守信用的民族。翻閱史書,檢索網絡,不難發現,誠信文化、守信故事,可謂車載斗量,浩如瀚海。“守誠信”與“講仁愛”“重民本”“崇正義”“尚和合”“求大同”等價值觀念一起,構成了中華文明的基本框架和基本特質,成了中華民族精神家園中最美的花朵。

從人類文明發展史來看,中國是人類文明的發源地之一,中華文明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公元前3000年左右,起源于黃河流域的中華文明開始形成;公元前2070年左右,第一個世襲制的統一政權夏朝建立;公元前17世紀,甲骨文已經出現。由此肇始,中華文化的歷史譜系得以追溯,也使得中華民族從文明源頭處逐漸積淀形成的價值觀念和思維方式得以代代相傳。公元前1000年左右,《詩經》中最古老的部分——《周頌》和《大雅》已經產生。《詩經》產生的時代,是中國文化定型的時代,不僅文學形式從此定型,而且中國人的文化和思維方式也從此定型。公元前600至300年間,中華文化迎來了自己的“軸心時代”:孔子、老子、墨子、莊子、列子等諸子百家,《易》《詩》《書》《禮》《春秋》《老子》《莊子》等中華文化最重要的典籍都在這個時期出現。構筑中華文明精神家園最基本價值觀的思想觀念、價值追求,也從此開始奠基,而光耀于其中堪稱最美麗花朵的,就有重誠信、守信用。

“信”在儒家學說中占據著重要位置,一部體現孔子主體思想的經典著作《論語》,其中僅論及誠實守信含義上的“信”就有10多處。如講人與人之間關系,有“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認為誠信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準則,一個沒有誠信的人無法建立值得信賴與依靠的社會關系,也就無法在社會上立足;又如講誠信與個人發展的關系,有“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認為有誠信的人在任何環境中都能獲得發展;再如講誠信與治國理政的關系,將恭、寬、信、敏、惠作為體現“仁政”的五種德行,等等。《論語·顏淵第十二》中有子貢問政一節,亦即子貢向老師請教如何治理國家。孔子給出的方略是:“足食,足兵,民信之矣。”翻譯成白話文,就是:增加糧食,加強軍備,讓人民信任政府,這三條最重要。子貢問:“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孔子回答:“去兵。”子貢又問:“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孔子又回答:“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這最后一個結論非常重要,也很經典:死亡自古難免,但如果失掉人民對政府的信任,那么這個國家即使有糧食和軍備,也很難存在了。這里,孔子把“信”放在了事關國家生死存亡的高度,可謂言之諄諄、振聾發聵。

孔子的誠信思想強烈地影響了后世學者。“亞圣”孟子將“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在內的“五倫”,推及到規范人與人之間的倫理關系。漢代大學者董仲舒繼往開來,提出了“夫仁義禮智信,五常之道,王者所當修飭也”,將“信”上升為“王道”。宋代周敦頤則強調,“誠,五常之本,百行之源”;程頤說得更直接:“人無忠信,不可立于世”,將誠信作為做人最基本的素質;朱熹說:“誠者,真實無妄之謂”。在中國最早的字典《說文解字》中,誠和信是互相連用的:“誠,信也,從言從聲”,“信,誠也,從人從言”,都是真實之意。今天,也有學者試圖將誠信分開解釋,認為“誠”側重對內,是一個內心自省的過程,真實、實在,實事求是,忠于事實;“信”則側重對外,是一種社會交往的實踐過程,言出行隨,說話算數,堅守承諾。實際上作為一個示于他人的外觀形象,誠與信不可能截然分離。道理并不復雜,如果沒有發自內心的誠意,就不可能得到令人信的回報,至少是不能持久的。

正是基于先賢一代接一代對講誠信的理論播灑和生動實踐,華夏民族重誠信、守信用的傳統才能土壤厚沃,嘉禾茁壯。充盈于文化典籍中的故事,幾千年延續始終不絕于史,“一諾千金”、“一言九鼎”、“言必信,行必果”、“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等成語至今流傳,成為根植于中華民族人心的文化傳統,強有力地支撐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香火延續,展拓了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在新時代的強大生命力。

講誠信作為立身做人的基本道德,始終為國人所崇尚。從孔子“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到王安石的“人無信不立”,從孫中山“感化人最要緊的就是誠”的思想感悟,到中國共產黨人“說得到,做得到”的形象榮耀,千百年來,講誠信作為一種道德行為準則,深深地植入我們的文化基因中,成為國人安身立命之所在,進德修業之根本,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原則,人際關系賴以維系并和諧發展的重要基石。不管歲月如何變遷,不管環境如何變化,重信守諾始終是受國人崇尚的做人做事道德底線,一直是中華民族最鮮亮的道德準則,廣為正義有識之士不懈追求和自覺行動。面對各種各樣的利益和誘惑,在時代思潮的沖擊中,以執著地主動吸收新質的方式轉換為當代精神文明,既保持了質的千年延續不變,又實現了量的不斷積累與疊加,以致“商鞅徙木立信”式的守信成為施政佳話,“季布一諾千金”式的踐諾充盈于生活空間,“誠信農婦”、“信義兄弟”、“守信保安”等誠信故事層出不窮,一個個響亮的名字、一件件感人的事跡,生動展現了當代中國人以誠立身、守信踐諾的時代風貌。

講誠信作為朋友相交的重要準則,始終為國人所遵循。“與朋友交,言而有信。”在中國傳統文化里,誠信是朋友之間相交的重要準則,是維系友情的黃金資本。沒有誠信作底色,酒肉朋友、油水朋友,盡管平時你好我好“都挺好”,但真正遇到利害尤其是當災難來臨時,就會“作鳥獸散”,決不能指望其“該出手時就出手”,共渡難關。這表明,講誠信本質上是一個“以誠感人者,人亦誠而應”的雙向互動,一個以心換心的過程。這個過程不是一時一事就可以完成的,而在持久和長遠。因此,面對誠信經濟時代的考驗,一些智慧的企業均把誠信作為最重要的戰略資源,自覺以“言出必行”的行為聚合企業人氣。如百年老店同仁堂恪守“炮制雖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雖貴必不敢減物力”,以誠信鑄造金字招牌,歷經滄桑而常青不衰;“晉商”“徽商”以信用為上,各領風騷上百年或上千年;海爾從張瑞敏砸不合格冰箱開始,始終堅持質量至上、客戶至上,從一個集體小廠成了世界級的民族家電品牌;今天中國的電子商務,每日達成上億筆網上交易,每筆交易都是信用在流動。在市場經濟大潮中,那些誠信經營的企業,客戶主動上門、銀行主動上門、合作伙伴主動上門,優質資源匯聚,發展如魚得水。他們都以新的實踐,證實了誠信的時代魅力和時代價值。

講誠信作為治國理政的基本原則,始終為國人所重視。傳統儒家思想以誠信為倫理道德的核心,作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邏輯起點,《禮記·大學》就將“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作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必要條件,認為誠在于仁,信近乎義,離開仁義談誠信如同舍本逐末,緣木求魚。一個沒有誠信的人,既不能實現自我價值,也不能在社會上立足,更談不上從政后會“仁愛”執政。因此,《左傳》說:“信,國之寶也”,孔子說:“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意即如果君主做到誠信,則民眾就不敢不動真情說真話;統治者要實現自己的統治主張和意志,要得到民眾的擁護,取信于民是非常重要的基礎性工作。這表明講誠信在中國傳統文化里,本質上著眼的是人心工程、民心工程。“得民心者得天下”。一個國家或政權存續的重要因素就是要講誠信,一個國家如果不能夠以誠信得到民眾的信任,這樣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國家,也是遲早要垮掉的國家。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失誠信最終亡國喪命,就是一個典例。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詮釋,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持以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根本宗旨,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高舉反腐倡廉大旗、持續高壓懲腐敗,彰顯的是順乎民心、取信于民的誠意,鑄造的是中國共產黨人在新時代的民心工程,也為中華文化精神家園誠信之花常在再添了沃土。

講誠信作為事業興旺的重要原因,始終為國人所秉持。中國古人對于誠信在事業興旺中的作用十分重視,荀子說,“商賈敦愨無詐,則商旅安,貨財通,而國求給矣”;《周易》中有“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孔子將事業之道歸結為“信以成之”。這表明,“誠信者,天下之結也。”對社會而言,誠信是公序良俗。誠信是社會關系的無形紐帶,沒有誠信這個“結”,社會就會像斷了線的珠子散落一地。誠信的準則不僅是“立人之道”、“立政之本”,它還適用于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近年來,社會上各類失信現象屢屢發生,加重了人們的戒備心理,買東西怕挨宰、捐錢怕被侵吞,與陌生人交往怕上當,就連面對老人摔倒也害怕被“訛”而不敢扶,與社會失信有很大關系。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里,中國傳統文化里的誠信觀,依然是社會和諧和睦的基本前提,依然是社會順暢運行的潤滑劑。喪失了誠信的市場,必然充斥假貨、欺詐以及隨之而來的各種矛盾和糾紛,導致社會生活失序、經濟發展受阻。這也昭示我們,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進程中,唯有大力倡導和牢固樹立堅強的誠信意識,才能建立和諧的市場經濟秩序。因此,把誠信作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基本內涵,把講誠信作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第一要義,既是增強社會誠信、促進社會互信,實現政府治理和社會自我調節、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動,也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然要求。這其中,所流淌著的必然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文明活水。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泱泱中華,歷史悠久,文明博大。中華民族在幾千年歷史中創造和延續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這一命題,深刻揭示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本質表達。誠信對一個國家而言,是重要的軟實力;對于一個民族而言,是綠色的通行證。當前,中國和世界的關系正在發生歷史性的變化,我們在國際上說話分量越來越重,除了綜合國力蒸蒸日上,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們重情義、講誠信。加強誠信建設、打造誠信中國,既是樹立我們國家國際品牌和聲譽的需要,也是守護我們民族的“根”和“魂”。為了守護我們的精神家園不被物欲橫流污染,我們每個人都應當是民族“根”和“魂”的衛士,都應當成為留住中華民族共同記憶的護花使者,人人高度自覺、積極作為。唯其如此,我們才能無愧先賢,無愧時代,無愧未來。(作者 于永軍)

責任編輯:曹賢煒


王中王论坛平特肖 香港马会2019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游戏直播需要哪些东西 三分彩计划软件app 十三水技巧 11选五5云南推荐 时时彩后一压单双稳盈 多人牛牛发牌规律 最新体彩七位数开奖号 十四场投注 菲律宾mpbl比分直播